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

怜怜生日快乐!
一只草的不能再草的怜怜,水笔画的改不了,请忽略斗笠上的花,勿喷

记一件真事

今天早上,我和我爸懒得去做饭,就一起去外面吃。
我爸骑着摩托车带我去街上吃。
我爸:“我们去花城吃吧。”
当时我没听清楚 只听到了花城两个字。
我(激动):“花城,花花在那儿⊙∀⊙!”
我爸:“???你这么激动干嘛,不就在这里吗。”
我抬头一看  :花晨早餐店
后来我爸还一直问我花城是谁,为什么那么激动。


(事实上我姥姥家边上就有一家花城KTV,花花这个名字…………)

生日快乐【冰秋,冰九】

沈清秋:冰河,我有一个朋友今天过生日了。
洛冰河:师尊的朋友吗,要庆祝吗?
沈清秋:不用了,祝她生日快乐就好了,生日快乐。
洛冰河:虽然不知道师尊的朋友是谁,但是,生日快乐了。
冰哥九妹过来了。
冰哥:呵,你们在祝别人生日快乐吗。
沈清秋:是的!两位也来祝她生日快乐吧。
冰哥:呵,生日,什么东西,算了,生日快乐。
沈九:生日快乐。

临时短打产物,我不能送礼,只好写文了,群主生日快乐 @深层次自我厌恶。

点梗,占tag致歉

最近没灵感,玩个点梗,冰九,点梗自带梗,抽一个写
没有就算了

冰九点梗文

写的不太好,抱歉,是 @祭音辞 点的文

1.
沈清秋死了。
沈清秋死时,洛冰河正在魔宫中与众姬妾寻欢作乐。
洛冰河听到沈清秋的死讯时并未理会,不过是一个沈清秋罢了,碎魂而死又算的了什么。
但那日晚上,洛冰河哭了。
2.
洛冰河觉得那群女人越来越无聊。
日复一日的勾心斗角,只为了求他多看一眼。
真是让人恶心。
倒是心底那抹青影又浓了些。
3.
洛冰河不想再和那群女人玩下去了,毕竟,她们都那么蠢。
洛冰河去那群女人处越来越少了,将更多的时间花在闭关上。
除了修炼外,洛冰河一直在想一个人,想那人的一言一行,想那人的风姿神采。
洛冰河不愿承认,他想的那个人是沈清秋。
4.
柳溟烟发现了什么。
洛冰河心里,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女人,甚至可能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。
如果有,也只是那个伪君子,死人渣。
在不甘之下,发出了最恶毒的诅咒。
“碎魂之人,永远也招不回来。”
5.
洛冰河遣散了后宫。
宁婴婴走前告诉洛冰河,沈清秋死在那年的冬天,葬在当年的清静峰上。
洛冰河笑了,如同当年那个无意中被师尊夸赞了一句的小弟子。
洛冰河顿悟,突破。
在突破时,洛冰河在想:若是当年的师尊看到此景,怕是会嫉妒的发狂吧。
可他,回不来了。
6.
又是一年冬。
当年的清静峰,如今已成一座荒山。
雪下的很大,将山封了。
洛冰河提着一坛酒,慢悠悠的走上山。
他看到了他当年被罚跪的广场,竹舍的残迹,和几杆新生出的细竹。
最后,他找到了一座无名荒坟。
7.
世事无常,造化弄人。
魔尊洛冰河,心悦之人竟是那个徒有其表的伪君子。
洛冰河不会说,他当年,第一次见到那人时,便倾了心。
8.
终究无法挽回。
当年多少喜怒哀乐,终随着一截断了的红线,化为一座孤坟。
洛冰河将酒撒在坟前,终于诉了真心。
“我心悦你。”
却无人听。
9.
魔尊消失了。
有人说他作恶太多,魂飞魄散;也有人说他已飞升成仙;还有人说他去了禁地的最深处。
却无人知,在一座荒山上,多了一个守坟之人,每日与坟中所葬之人诉情。
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我真是个傻子,这么多天了我才发现群主的公告,虽然转载一下也没人会看,但还是转一下

深层次自我厌恶。:

再次占tag致歉!
之前也有宣过一次的!是我自己建的渣反同好群,大概就是一个可以让人唠嗑唠嗑脑洞和粮的地方,有很多小天使还有神仙太太大家都超级和善好说话!
基本没有什么规矩,都写在群公告里面了,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什么的
(群里的大家麻烦推荐或转载一下)

占tag致歉

36fo了,搞个点梗吧,晓薛,冰九,曦瑶,忘羡,冰秋,不写车,只写小段子。

点梗请一定要提供梗
好的不搞了,一个冰九一个曦瑶

冰九段子

(梗出自群里,群主发的“洛冰河像叫狗一样叫沈清秋的名字”这句话,群里笑喷)
洛冰河看见金凌溜狗。
金凌吹了声口哨,扔了个飞盘出去:“仙子,去把飞盘捡回来。”仙子把飞盘捡了回来。
洛冰河记了下来。
回到魔宫后。
洛冰河也吹了声口哨,也扔了一个飞盘出去:“沈清秋,去把飞盘捡回来。”

沈清秋:小畜生怕不是有病(嫌弃 jpg.)

奇怪的沙雕段子【冰九】

某一天,洛冰河一个劈空斩来到了洛川边上,无意之中掉了一个东西下去,结果出来了…………沈清秋。
沈清秋开口了:“这位少年,请问你掉的是这个金……等等小畜生你怎么来了。”
“啧啧,没想到师尊是洛川之神啊,师尊你和我回去吧。”
“小畜生滚开!”
然后两人就大(打)打(情)出(骂)手(俏)了起来。
最后洛冰河把沈清秋带回了魔宫。
之后的三天,沈清秋都下不了床。
(物理课时突然蹦出来的脑洞)

沈清秋想对所有人说的话【冰九】

@千陌
岳清源:七哥,我原谅你了,你回来吧。
柳清歌:我不是想杀你的,我明明……只是想救你。
宁婴婴:我这样一个人渣,当了你的师尊,你很失望吧。
秋海棠:抱歉,杀了你那个人渣哥哥。
明帆:你把我当师尊,我却害了你,是我的错。
柳溟烟:我其实想救柳清歌,你信么。

【我沈清秋,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渣。】

给其他所有人:一切自作自受,无话可说。

【后面还有】

















:
“至于洛冰河,没什么好说的,咎由自取罢了。”
“啧啧,师尊可真绝情啊,竟然一句话也不留给弟子。”

“呜~小畜生你干什么。”
“干你。”